天津“妈妈”与新疆孩子过年

2020-02-07 07:32:06 栏目 : 试卷 围观 : 评论
郑佳美与新疆学生一起跳舞。天津民族中专供图郑佳美与新疆学生一起跳舞。天津民族中专供图

  临近春节,天津民族中专比平日更热闹了。因为新疆内职班的171个学生寒假不回家,学校就成了他们的家。

  这是校长郑佳美第九年与新疆学生一起过春节了。这所学校从2011年起开始招收新疆中职班,学生来自新疆各地,“有的学生家住得特别偏远,回一趟家就要好几天时间,遇上大雪封山还可能被困在路上”。每年寒假,郑佳美都和老师们留在学校,跟这些新疆孩子一起过年。

  除夕的联欢会,是这所学校一年一度的欢乐时刻:大家聚在一起包饺子,能歌善舞的新疆小伙和姑娘还会拉着老师一起跳舞。为了除夕的演出,这些孩子们早早就开始作准备。每天下午两节课后,就是他们唱歌、跳舞的欢乐时光。

  农历腊月二十三,是中国传统的“小年”。这天下午,郑佳美推开一间教室的门,学生们欢呼起来,拉着她的手就开始跳舞。桌上摆着老师买来的双层蛋糕和零食,墙上挂着红彤彤的中国结,大家唱着跳着,感受着浓浓的年味。

  人群中,白净瘦小的阿尔孜古丽不太爱说话,但看到郑佳美的时候,一双大眼睛立刻笑得弯弯的。在这所学校里,每个新疆学生都有一位老师与之结对子,老师事无巨细地关照他们的学习、生活起居:天气冷了送上厚衣服、厚被子,衣服破了帮着缝补,每月为当月过生日的学生举办生日会。去年母亲去世后,阿尔孜古丽就把结对的郑佳美当成自己的天津“妈妈”。

  郑佳美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阿尔孜古丽的情景:这个小姑娘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,胆子特别小,目光闪烁,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。郑佳美注意到她的文化课基础很差,就每天中午把她喊到办公室,从拼音发音开始一点点教她,时间长了,小女孩也慢慢向她敞开了心扉。

  听说阿尔孜古丽参加了运动会,而且长跑成绩特别突出,郑佳美既高兴又吃惊。阿尔孜古丽告诉她,小时候她家离学校很远,她每天早上都要抱着书包跑40分钟才能到学校,这也练就了她长跑的本领。

  “这些孩子很纯真,有时也特别让人心疼。”为了跟这些新疆学生走得更近些,郑佳美每年暑假都要带着老师去部分学生家里家访。前年,她去了新疆喀什地区一个偏远的村子,看到一家老小挤在一间土坯房里,屋内终年不见阳光。听说老师来了,村里不少人都赶过来,给她送吃的喝的。

  从那间土坯房出来后,郑佳美感到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,“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家甚至一个村的希望,我们无论如何得把这些孩子培养好”。

  不少学生刚入校时不爱洗手、也不爱洗澡,有的连厕所都不会冲,老师就手把手地教。有的学生起初的普通话水平只会说“你好”,老师就想方设法帮助他们练习,在课上增加朗读时间,鼓励孩子们开口表达。不出半年,学生们都能顺利使用普通话交流了。为了更好地跟学生沟通,专业课教师还会特意用图片、动漫等方式帮助学生理解。

  考到天津的学校后,这些孩子才第一次离开家,走出几代人都不曾走出的村子。他们看到了更大的世界,也改变了人生轨迹。

  学会计专业的塔拉尼提·叶尔江去年参加了天津市职业技能大赛,在赛场上他邂逅了不少高手,也对未来有了更多想象。他正在准备参加春季高考,希望将来考上大学后,能有机会到其他大城市看一看。

  2019届学生阿迪力毕业回到家乡后,发现自己在学校学的计算机知识能派上大用场——在他的家乡,会用计算机的人仍然稀缺。后来,他在当地村委会从事文档整理工作。因为他是村里的技术人员,自己一人的收入能抵得过全家的收入,既能为家乡服务又解决了家里的经济困难。

  不久前,塔里木大学发来喜报,称天津民族中专的毕业生艾克拜尔回新疆后,通过普通高考考入塔里木大学,刚刚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。这是全校老师都认识的孩子,在校期间他踢球时右股骨远端骨折,急需7万元手术费,是全校师生捐款为他及时筹集了手术费。

  此后,他因为行动不便,生活起居都由师生轮流照料,直至完全恢复。他对老师说,希望将来大学毕业也能成为一名人民教师,把自己学到的知识、感受到的爱传递下去。

  “很欣慰,很多孩子都怀有感恩之心。”在郑佳美看来,立德树人是首要工作,无论在课堂上,还是开展各种形式的活动,都是要让民族团结深入各族学生心中。

  今年的生日,郑佳美是在医院手术室外度过的。一名维吾尔族新生突发急性阑尾炎,必须马上手术。郑佳美和新疆班负责主任吴华凤当场垫付了手术费,寸步不离地守在手术室门外。

  吴华凤给校长点了一份兰州拉面说:“这就算过生日了吧!”郑佳美接过“生日面”,许下了生日愿望:“这些孩子健康平安,就是我最大的心愿!”

责任编辑:潘程

相关文章